<big id="dldvn"><th id="dldvn"><nobr id="dldvn"></nobr></th></big>

    <span id="dldvn"></span>
    <big id="dldvn"><video id="dldvn"></video></big>
    
    <track id="dldvn"><span id="dldvn"><span id="dldvn"></span></span></track>
    <dl id="dldvn"><progress id="dldvn"><form id="dldvn"></form></progress></dl>

    <track id="dldvn"></track>

    <th id="dldvn"></th>

    搜索 咨詢
    我的位置:首頁 > 法律常識 > 征地拆遷 > 拆遷補償 > 拆遷補償標準 > 征用土地的補償費包括哪些及怎樣計算?

    征用土地的補償費包括哪些及怎樣計算?

    來源:華律網整理 2020-03-05 49490 人看過

    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征用耕地的補償費用包括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以及地上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費?!逼渲?,土地補償費針對被征土地,地上附著物和青苗補償費針對被征土地上的附著物,安置補助費針對失地農民。前二項對象為物,系對物因征地受到的損失的補償,基于損失與補償的法律因果。后一項對象為人,系對征地后失地農民的勞力安置,該項是基于法律強制性規定。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對這些補償費的權屬亦作出規定,條例第二十六條第一款規定:“土地補償費歸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所有;地上附著物及青苗補償費歸地上附著物及青苗的所有者所有?!?/p>

    華律網

    一、基本知識

    1.土地補償費歸村集體所有。村集體作為抽象主體,象征性擁有所屬成員的集體土地所有權,依照法理,在村集體失去其所有土地時,理所當然擁有該土地征用后的所有征地補償費。對該征地補償費的具體處分,《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第十九條規定:“涉及村民利益的下列事項,村民委員會必須提請村民會議討論決定,方可辦理:……(三)從村集體經濟所得收益的使用?!贝寮w有權以村民會議或村民代表會議的形式,決定征地補償費的分配和使用,村集體可以將該集體收入用于開辦集體企業,發展公益建設,可以分配到各戶,可以分配給被征用承包經營土地的村民。而村集體依法對其所有征地補償款作出的處理,應承認其合法性。若村集體將征地補償費進行分配,則該部分征地補償費權屬依法發生轉移,集體與成員間因分配決議而產生了權利義務關系。

    2.地上附著物及青苗補償費歸地上附著物及青苗的所有者所有。用地者在征地中,因其征地致使他人可預得收入的減少,從而造成權益損失,理應對該全部可預得收入予以補償,此補償性質同于經濟上的權利義務平等原理。該處的“他人”指該被征用土地的承包經營者,包括已轉包經營者。村民的該項所得,是其財產損失的金錢補償,故地上附著物、青苗補償費同于村民的其他財產,性質上并不具有其他特殊的含義。實際中,用地者在預算出其三大補償費金額后,將地上附著物、青苗補償費連同其他費用一并支付與村集體,由村集體再行處理。因貨幣所有權隨占有而轉移,此時地上附著物、青苗補償費由村集體占有控制,村民并不擁有該費的所有權,其與村集體形成法律上的債權債務關系,村集體作為享有青苗補償費的村民的債務人,必須將該費返還村民,村民亦可向村集體行使給付請求權。

    3.對于安置補償費的歸屬,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26條規定:“需要安置的人員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安置的,安置補助費支付給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和使用;由其他單位安置的,安置補助費支付給安置單位;不需要統一安置的,安置補助費發放給被安置人員個人或征得被安置人員同意后用于支付被安置人員的保險費用?!卑仓醚a助費俗稱“勞力安置”,是對具有勞動能力而失去勞動對象的農民的生活安置,具有很強的人身性,但安置補助費的金額多寡、支付標準并不受被征土地多寡因素影響,其標準更多地考慮受安置農民個體因素。

    二、可執行性分析

    三大補償費可否執行,關鍵在于其性質是否屬一般的“財產”范疇,即其是否具有不可執行的個性。如上分析,村民取得青苗補償費的法因在于損失與補償,其取得的該收入,并不異于其他財產,故不具有不可執行的個性,應當可以執行。而土地補償費及安置補助費可否執行,我們則在下面具體探討。

    1.對已經進行分配的土地補償費,法院有權予以執行。筆者認為,雖然法律對集體土地的處分加以強制限制,但對集體土地被征用后取得的土地補償費,并未禁止處分。因此,村集體對土地補償費的處分有完全權利,對其依自治權作出的處分的合法性,應當予以承認。土地補償費財產性質同于其他財產,但因土地補償費權屬歸村集體,若村集體對土地補償費并不分配到戶,則法院不能因被執行人為村民而執行集體財產。僅在村集體依法分配土地補償費,該征地補償款權屬、性質發生變動時,法院對此時的土地補償費才可采取強制措施。

    2.對于直接支付給農民的安置補助費,法院亦有權予以執行。法院的強制執行并不與法律強制設立安置補助費初衷相沖突,安置補助費設立初衷在于保護農民這一弱勢職業群體,強制執行對象為農民個體,注重對被執行個體的生活條件、經濟狀況的分析。在現實中,多數農民并不富有,安置補助費在其失地后一段時間內,對其生活與工作的扶持亦可以想像,故一般不能再強制執行。對此,法律亦規定了強制執行中的執行豁免制度,法院在執行中必須保護被執行人的基本人權,保證其基本生活水平,使其不會因法院的強制執行而走上絕境,或只能依賴社會救濟過日子,導致社會負擔的加重。

    綜上所述,對于直接支付給村民的安置補助費法院有予以執行的權力。法院強制執行標的為行為或財產,其中的財產應為被執行人所有或可支配或可期待財產,若土地征用后對需安置人員進行統一安置,安置補助費不再直接支付村民,雖安置補助費利益指向被執行人,法院對該種類型的利益可否執行,理論界尚未形成主流觀點,為穩妥起見,法院目前對該利益不予強制執行為妥。

    三、法院的執行

    法院在對三大補償費執行中,應當先查明被執行人有無征地補償款的收入,以及被執行人個人具體收入金額。對被執行人的該收入予以強制執行的先決條件,必須是該收入名義上已歸被執行人所有。因此,對于這三種費用的執行,還很有必要結合征地補償款的支付過程進行分析。

    由于青苗補助費完全歸屬于被執行人所有,雖青苗補助費由村集體占有,但所有權歸屬于村民,因此,在用地者征地并支付青苗補償費后,法院即有權對該補償費予以強制執行。而對土地補償費強制執行的條件,是該補償費所有權屬已發生變動。一般而言,村集體作出分配決議后,因決議為純意思表示,故并不立刻致使征地補償費性質、權屬發生變化。同時,再考慮到村集體也完全可再依法重作出推翻分配該補償費的新決議,因此,即使在決議中被執行人可得土地補償費已得到明確,法院亦不能對權屬仍歸村集體的財產采取強制措施。然而,因村集體依法作出的決議,對村集體本身及村民具有約束力,故在尚未有相反證據足以排除該決議的情況下,法院可依分配決議對屬被執行人應履行義務范圍的征地補償款予以凍結,以防事后的執行難。這是法院對權利人可期待權利預先采取的控制性措施,法無明文禁止此種執行措施,故從法理上講,應當是允許的。在這種情況下,假如村集體事后重作出與分配決議相抵觸的新決議,法院可在審查后予以解凍。此時的解除凍結裁定并非基于前一凍結的根本性質錯誤,而是基于法律事實的變化而變化。另外,如果在法院采取凍結措施后,被執行人不能再放棄領取該土地補償費,法院也不因其不到場,而受制于村集體意志,致使劃撥不能。筆者還認為,因分配土地補償費在性質上屬于村集體分配其集體財產,若村集體對法院的劃撥措施不予配合,法院可直接執行村集體的其他財產,以充抵執行標的額。同理,在形成需安置人員不再統一安置的決議后,法院即有權對被執行人的安置補助費予以執行。

    聲明:該作品系作者結合法律法規、政府官網及互聯網相關知識整合。如若侵權請通過投訴通道提交信息,我們將按照規定及時處理。【投訴通道】

    延伸閱讀:
    土地賠償的規定包含哪些內容
    特邀律師:

    北京聯盈律師事務所,一家專注財富傳承的律師事務所,聯盈征收拆遷律師團隊,由執業十五年以上資深律師團隊組成,代理房屋征收拆遷補償,強拆行政賠償,土地權屬糾紛,養殖場拆遷補償,大興水庫移民補償,加油站占用補償糾紛,企業投資補償糾紛,企業政企糾紛,行政處罰,行政復議訴訟,團隊律師代理案件遍及北京、廣東,廣西,湖南,湖北,云南,貴州,四川等20多個省份;團隊師紅偉律師,北京聯盈律師事務主任,北京市律師協會會員,全國律師協會會員,央視“律師來了”優秀公益律師,先后先后學習于政法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資深行政訴訟律師,擅長房屋拆遷、土地征收、繼承糾紛、分家析產、行政許可、行政處罰,行政復議、行政賠償,典型疑難案件的代理,積累了豐富的訴訟經驗,2013年代理的案件入選最高人民法院征收拆遷十大典型案例,被央視新聞調查,焦點訪談專題播出,另外多個行政案例入選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維護被征收人的合法權益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宗旨。 師律師,15011257495:師紅偉,北京執業律師,北京聯盈律師事務主任,北京市律師協會會員,全國律師協會會員,央視“律師來了”優秀公益律師,先后先后學習于政法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資深行政訴訟律師,擅長房屋拆遷、土地征收、繼承糾紛、分家析產、行政許可、行政處罰,行政復議、行政賠償,典型疑難案件的代理,積累了豐富的訴訟經驗,代理案件遍及廣東、廣西、湖南、湖北、重慶、福州、河南、吉林、遼寧、甘肅等二十多個省份。列舉代理的部分典型案件如下:1、2011年廣西壯族自治區蒼梧縣10.13群體性事件38名被告中第三被告辯護人。2、2011年廣東省韶關市湞江區土地征收補償案件3、2012年四川省瀘州市古藺縣房屋征收補償案4、2012年四川省樂山市峨邊彝族自治縣土地補償案5、2012年6月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出具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駐香港貿易處出具處置房產法律意見書;6、2013年代理廣東仁化行政強制案件入選最高人民法院征收拆遷十大典型案例,被央視《焦點訪談》、央視《新聞調查》專題播出,該案登載于最高人民法院,中央人民政府網站等7、2013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區康橋鎮蔣家橋村舊村改造案8、2014年浙江省溫州市蔣家橋舊村改造行政賠償案9、2014年福建省長樂市梅花鎮行政強制及賠償案10、2015年甘肅省隴南市武都區車輛訓練場征地補償案11、2016年重慶市涪陵區江東街道李某某房屋行政強制賠償案12、2016年福建福清冠強園林花卉有限責任公司行政賠償案13、2016年廣東省肇慶市端州區皇崗村行政強制及賠償案件14、2016年浙江省溫州市甌海區永中街道房屋征收補償案15、2017年度代理的杭州倪氏鹿業有限公司訴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政府案件入選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典型案例。16、2017年代理貴州省從江縣陸某某訴從江縣人民政府行政強制一案,一審貴州省黔東南州駁回起訴裁定、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裁定被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撤銷,入選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成為全國處理此類案件的指導案例。17、2019年甘肅省隴南市民族水電有限公司代理向最高人民法院執行監督(標的1400萬元),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的錯誤執行裁定被依法撤銷。18、2019年代理福建省長樂區張某某、曾某某訴福州市海洋與漁業局行政處罰一案被廈門海事法院判決撤銷,二審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予以維持;19、2018年代理北京市平谷區劉某某訴平谷區人民政府行政強制一案勝訴、二審予以維持,雙方協商予以賠償20、2019年代理廣東省揭陽市林某某行政處罰一案向揭陽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復議,處罰決定被揭陽市人民政府依法撤銷。21、2019年代理廣東省揭陽市林某某限期拆除決定行政決定案件,該行政行為被依法撤銷,二審予以維持。22、2021年代理廣東省揭陽市林某某行政處罰一案向揭陽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復議,處罰決定被揭陽市人民政府依法撤銷。23、2021年代理云南省文山州陸河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委托合同案件(標的1500),該案被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改判調整為100萬元,勝訴。24、2021年代理云南省晨光發電有限責任公司訴文山陸河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共有權再審案件在最高人民法院勝訴。詳細>>

    在線咨詢
    • 集體土地征用補償協議

      2021-08-0629093 人看過

      華律網小編集體土地征用補償協議 集體土地征用補償協議 合同編號:_________ 甲方(征用方):_________ 法定住址:_________ 法定代表人:____

    • 土地補償安置方案

      2021-02-2831620 人看過

      華律網小編一、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 縣或市級國土資源局根據省或國務院征用土地批準文件批準的《征用土地方案》在征用土地公告之日起45日內以村為單位擬訂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并予

    • 我國土地市場對于農村土地征用的補償標準

      2021-02-2717634 人看過

      華律網小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辦法》第二十二條國家建設征用土地,建設單位應支付土地補償費、青苗和附著物補償費、安置補助費。 標準如下: 一、土地補償費 1.征用耕

    • 國外土地征用補償標準是什么

      2021-02-1831861 人看過

      華律網小編一、國外土地征用補償標準 給予被征用土地的所有者或使用者的補償數額對其他所有者能夠有重要的影響力和公平的暗示。過低的補償費不利于土地所有者進行土地改良,他們害怕

    • 小產權房補償款訴訟平息后再分配

      2021-02-1728284 人看過

      華律網小編大興區瀛海鎮三槐堂村村民張先生,為了一套小產權房已打了兩年多官司。2005年年末,張先生準備將已出售給李女士的自建房收回,雙方產生分歧繼而對簿公堂。然而在訴訟未

    查看更多
    分享到
    微博
    QQ空間
    微信
    快速咨詢在線專業律師 3分鐘快速回復